张赛娥,全国政协委员,香港南华集团有限公司创办人之一,南华金融控股有限公司副主席、南华(中国)有限公司副主席及行政总裁。美国伊利诺伊州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在证券金融投资及制造业有丰富经验。

张赛娥表示,互联网金融本身应该是好的,金融创新,或者科技创新,也可能会促进利率市场化会快一点。她认为,余额宝等各种“宝们”规模经过高速扩张后会回归,跟普通的银行一样,不可能再给高息。

互联网金融迅猛崛起有助于培养金融业的竞争环境,也会破坏业内生态,但不会取代传统金融模式。面对余额宝等互联网金融产品的冲击,银行会加大在互联网金融层面的创新和投入。如果没有创新,跟不上形势,就是没有余额宝的出现,传统金融业也会被淘汰掉。

中国目前股票市场不好,投资没有出路,所以大部分人还是希望将钱投在房地产上。在这种观念和想法没有改变之前,一线城市的房价还是会涨。

上市公司要尊重投资者,不能以圈钱为主要目的,要知道回报投资者。同时,在信披制度方要提高透明度。另外,IPO不能乱炒、爆炒,每个人都抱着“一夜致富”的心理,那就很难恢复市场信心了。

人民币走出国门是件好事,这有利于提高内地企业的结算和贸易,促进经济的一体化。人民币可能扩大双向波动的幅度,香港作为人民币的第一个离岸中心,发展有点儿慢,应当加快发展的步伐。

张赛娥接受大公网财经访谈实录

  主持人:大家好,欢迎收看2014全国两会特别报道《星耀香江》,我是主持人周楠。今天作客我们节目的是全国政协委员、香港南华集团董事副主席张赛娥女士一同来探讨香港和内地金融业的发展。张委员您好。

  张赛娥:你好。

  主持人:首先我们先关注一下张委员今年参加两会带来的提案是关注哪方面的?

  张赛娥:主要带了四个提案过来:第一个就是互联网金融的问题,或是危机;第二个是关于影子银行的问题;第三个是房地产统一登记我有一些建议;另外就是关于反贪的一些建议,总共四个题目。

  主持人:互联网金融现在也是被大家关注和讨论声比较多的一个话题,这份提案主要侧重于哪些方面?

  张赛娥:主要我是觉得互联网金融本身应该是好的,金融创新,或者科技创新,然后也是可能会促进利率市场化会快一点。现在在做的那些余额宝之类的应该稍微看清楚一点,因为它们现在做的就是把你在网上购物剩下的钱聚在一起,它答应给高利息,所以现在发展的地步不止是余额,反而有些人把大笔钱存到它那边,它就把钱交到货币基金,货币基金把90%的钱放到银行的协议利息那边,然后前一阵子的银行银根比较紧,银行与银行之间的协议存款利息很高,所以他们就可以给那些余额宝的持有者、消费者6%、7%的高利息。然后它90%是做这些协议的存款,另外10%是给那些货币基金去投资在别的股票、债券,或是一些高风险、高回报的金融产品。这些问题就是一个高利息会不会延续呢?最近已经听到银行已经决定不给他们做协议存款了,如果不给了,它那些钱要放在银行,如果要收高利息的,就一定要放长一点的时间,比如一年期的就3%,或者3.1%,3.2%左右,然后如果三年期的4.75%,五年期的五点几,如果他给人家是6%或者7%,或者以后都要做余额宝之类的金融产品的话,大家竞争竞争就给高利息,再往高走,就变成了一个大问号,它们哪里来有这么高的回报给存款的那些人?

  所以我觉得这样再发展下去,或者它回归,跟一般的银行一样,就不可能给高利息。如果给高利息的话,它就可能会陷到一个什么情况呢,因为它现在是活期,活期的利息就是什么时候提款都可以,只是如果它大部分钱都放到定期了,它就不灵活了,万一有什么风声,或者什么不好的情况,很多人来提款,现金流那边转不过来就麻烦了,就不用说什么了,大家都想象得到那个情况会怎样。如果它真的要去赌博,万一赌输了就更麻烦了。

  现在互联网有余额宝,因为它号召力真的很厉害,所以一下就好象已经有8000万。

  主持人:从余额已经变成了大额的概念了。

  张赛娥:对,大额,聚起来的钱已经有6000个亿了,如果没记错的话,参加的人数已经超过了8000万人,它的数额大,参与的人多,然后一般的小的金融的网我想大家不会去参加,可能还是集中在三家大的,那个集中度就很高了,太高如果有事情的话你说好处理还是不好处理,就打问号。

  我觉得这样的一个做法,应该要好好地去研究一下,然后也要纳入监管。因为它现在做的其实就是银行收存款的那个动作,虽然它说你买东西剩下的钱,只是剩下的钱你帮它拿去投资什么东西的话,你也在收他的钱,收钱那一下,等于银行收存款,银行有很多监管的条例,比如它的资本金要规定多少,然后存款准备金、贷款准备金都要有规定,然后隔一段时间要按时把报表拿去银监处监管,所有的从业人员也要监管,现在它也不需要受金融的监管,只是它的货币基金受那边的监管,收钱这个动作那一下不受监管。它也不受非金融,保持人家的余额,因为它钱已经给了那个货币基金,好象也不受监管。所以两边都不监管,所以我觉得互联网金融我们要鼓励,也要监管,游戏规则要定好,避免以后真的有黑天鹅事件发生的时候,那个影响会很大。

  然后我想,就算它顺风顺水,做得很好,然后收的钱金额越大,那个风险我觉得更大了,为什么呢?如果我是它,当我收到一万个亿,两万个亿,我一定跟所有的银行讨价还价,工商银行给我多少利息,农行给我多少利息,因为那时候大家把多余的钱都给了它,然后银行那些活期的存款就少了,低成本的资金就少了,这样的话,变成了它就可以拿那些人的钱作为子弹去讨价还价。那这样的话,好象真的就搅乱了整个金融的系统。

  主持人:您认为要加强监管。

  张赛娥:对,怎样搅乱我解释一下,现在我们很多银行,把一些不会做生意的人的小额的钱聚起来,然后给你一点点利息,因为有费用,它要聚起来,然后也要随时你来提都要给你,它总是有很多的交易成本,所以银行一般赚那个差价都是二点几个百分点,很高也没有。只是它把它聚起来之后,再贷给那些中小企业做生意的,然后做生意的人用便宜一点的资金去运转,就可以再扩充、再做大,如果你现在要高利息,比如10%,你做银行的,不管是中小企业来借的话,你一定要13%、14%、15%,有多少行业可以赚超过15%或者13%的盈利的利润?很少很少。结果就好象我举例,就好象美国的汽车城,那些工人他聚起来弄了一个很强大的工会,然后就跟汽车公司讨价还价,讨价还价之后,他的工资都比较高,对,好象那段时间赚多了,汽车公司竞争不了,其他日本的汽车厂、欧洲的汽车厂最后什么结果大家都知道,那些汽车厂要政府救,自己要关门要怎样的,都经营不下去了,最后那些汽车工人也失业。

  所以我的意思不要颠覆现在整个运转的好好的系统,如果不是的话,我们作为小额的存款者,收多一点利益,那只是就把整个利息的生态搞乱了,然后做生意的人经营不下去,最后他请不了我们做工的话,你说我们就失业了,就麻烦了。当然这个是极端的说法,的确有那些机会。所以我的意思不是不鼓励,只是如果大家公平的话,如果它是在做银行的业务的,它也要接受银监处或者其他金融条例的监管。

  主持人:但是对于互联网金融的监管,毕竟它是新生事物,可能传统金融行业的监管条例并不适用于新兴的模式,您有什么建议对于互联网的监管?

  张赛娥:我觉得不会不适用,可以适用的,比如你做多少生意,你那个资本要多少,那些网络公司如果它做这个行业,它就应该要注册一个这样的公司,然后按那个规矩做。刚刚讲了,比如说它的报表要交上去,也可以呀,有什么不行呢?所以它的网络在中国注册,外面的话可能你监管不了,我想暂时中国政府在这方面还是有办法处理的,它可以跑到外面,还在这边影响力这么大。也不是不支持它这么做,也不是不鼓励,创新总是要鼓励,但是在创新当中也要监管好,也要看清它的风险。如果它规规矩矩做,以它的服务态度,以它的创新,可能以后这一块是它增长很好的一块业务,也对存款的人也好,因为这样刺激了银行,其他银行也要改善他们的服务,也要加速利率的市场化,以后可能我们收存款收多一点,然后利息收多一点,贷款的人给高一点点,银行赚少一点,三家都是赢的,多赢的,也好,也不是不好。

  主持人:有助于培养更好的金融行业的竞争环境。

  张赛娥:对,这样的话一个良性的竞争,然后也是带大家到一个新的领域,新的生态也没有坏处,只是不能一点监管都没有,一点风险意识都没有就不行了。

  主持人:互联网金融突然崛起并且迅猛的发展石头也让不少人开始分析,说互联网金融在未来会不会替代传统的金融模式,您对这种说法怎么看?

  张赛娥:其实传不传统,我想银行以后在网络的方面也会发展的,所以你说会不会淘汰它们,主要看看它们是不是与时俱进,如果它们与时俱进的话,就不会受淘汰,如果不是,就算没有互联网金融出现,它也是会被淘汰的。其实互联网金融只是一个办法,一个渠道,一个模式,它本身那个业务的性质没改。

  主持人:那么我们也了解到,目前内地企业去香港上市的已经是越来越多了,据了解,目前在香港上市的内地企业已经超过了香港市值的50%,您认为香港市场的哪些优势吸引了内地企业去香港上市?

  张赛娥:主要香港是一个国际金融中心,然后很多外国的投资人都喜欢到香港来通过香港那个股票市场投资内地的企业,然后内地的企业也觉得在香港上市有好处,什么好处呢?第一时间没时差,他容易观测自己股价的上下,有什么公告也没有时差,文化也差不多,我们现在中英文都有,也不会有什么文化上、文字上的距离,或者是差距。然后最重要的前一阵子美国那边不是对我们中国去的上市公司,我们有一些上市公司的数值有问题,所以变成在那边上市压力很大,然后那个市场的接受力也不强,所以很多就想回到香港去上。

  然后香港另外,我们本身人口很少,我们的总体的经济体量也不大,很多公司已经,大规模的公司也上了,新公司就符合那个资格上市的,然后它自己愿意上市的越来越少了,越来越少的话,要扩展金融市场,要做大股票市场,只好也向内地来看,然后刚好我刚讲的那几个因素,变成一拍即合吧,大家各取所需,他们在那边上市的话,有好几年,我们全年IPO收的钱,新增的那些资金那个量都是在前列的。

  主持人:那么内地证券业目前在信息披露,包括新股定价方面其实也是受到很多争议声的,香港作为比较成熟的一个金融中心,您觉得在这些方面有哪些经验是可以供内地借鉴的?

  张赛娥: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要建立投资人的信心,那怎样建立呢?主要就是监管当局要根据游戏规则,没有人有例外,真的监管好、跟踪好,因为通过很多发生的事情,人家的信心慢慢地建立起来,倒过来也可以通过一些事件,人家失去信心,所以监管的机构,它怎样定游戏规则,怎样去执行那些游戏规则是很重要的。

  我觉得那些公司,那些做董事的,或者董事局里面的人,对他们的公司也是真的要为了整个市场好的话,他们也要老实一点,不要老是圈钱。然后另外所有的资料尽量要提高透明度,要公告给所有的人同时知道,不能有一些先,有一些后。然后透明度高了,就等投资人自己去判断,究竟我要不要投这个上市公司这个股票,如果不投我有其他什么选择,我有什么风险,他都知道的一清二楚的话,那样就算他投错了,他也不会怨你。然后信心就这样慢慢建立起来了,因为他知道,他的公司不会有什么东西隐瞒他,然后就算那个公司做错了什么,或者犯规犯法,总是有监管的人员去帮他监督,然后也会抓人,所以大家在投资的时候就放心,一放心你整个市场生态就活起来了,不要老是觉得人家圈钱,老是觉得那些IPO大家乱炒,炒完就跑掉了之类的。

  主持人:最近人民币也是大家讨论比较多的一个话题,而且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当中也明确指出,要扩大汇率的双向浮动空间,对于这些您认为未来人民币的走向呈现什么趋势?

  张赛娥:我想到现在,一方面我们政府也希望扩大幅度,也不喜欢单向地只会涨不会跌,因为这样只会涨不会跌吸引了很多很多热钱,通过不同渠道进来内地炒作,可能他们是借给那些开矿的,也可能是借给那些房地产公司,总之都进来了,进来多少都会搅乱了金融。所以我赞成真的不要单向地只会涨不会跌。然后我们的经济体到现在这个阶段,现在大家也知道中央政府都希望改结构,提升我们的生产力,然后因为我们经济体量越来越大,再高增长的话一定要改结构,只是在改当中总是会反复,有很多不同的,比如去年有一段时间银根很紧,外面也很多谣传怎样的那些的,说硬着陆什么的,总理报告也有提,所以到目前这个阶段,也不奇怪,就是说有浮动的正常,外面的那些你就算美元也有浮动的,日元就算美国给它跌了,贬值了,也会有反弹的时间。所以我觉得它扩大幅度,允许它跌、允许它涨是好事,对我们人民币整个汇率的走势、管理,还有我们内地整体的金融的生态都是好事,不是坏事,不要老是把钱进来炒人民币升值。

  主持人:目前政府也是希望人民币能够更加的国际化,这对于未来人民币的走向是否会有什么影响?

  张赛娥:国际化的话其实就通过很多在外面,比如我们跟人家做贸易,就拿人民币来结算,然后外面现在也多离岸的人民币的交易,比如香港多一点人民币的金融产品,很多人愿意持有人民币,也愿意用人民币来做交易媒介的话,就变成我们慢慢可以达到我们国际化的那个水平。然后那个是有个过程的,外面的市场对我们的接受力够高的时候就可以了。

  主持人:香港目前作为人民币重要的离岸中心,您对它现在的表现如何看待,您认为未来香港作为重要的人民币离岸中心还有哪些作为?

  张赛娥:我觉得我们还是相对比较慢,我们是第一个离岸的人民币中心,现在有9000多亿人民币的存款,只是在人民币的金融产品的创新,或者是推行,或者是怎样方面还是我觉得慢了一点点,很多地方都有了人民币的离岸中心,我们要好好把握机会,多做一些不同类的人民币金融的产品,给那些拥有人民币的人可以投资,可以钱生钱,然后在推动贸易方面也多想想怎样可以鼓励多一点人用人民币来结算。这两个突破之后,以后也可以变成人家的储备的话,就水到渠成了。所以香港任重道远,很多东西要做。

  主持人:近期在金融界除了人民币讨论比较多,关于楼市的报道也看到很多,比如现在说无论香港和内地都出现了楼市跳水的报道,甚至也看到香港的豪宅有四折抛售的信息,您认为未来楼市会出现大家讨论声比较多的楼市泡沫吗?

  张赛娥:香港其实你说很大泡沫也没有,就是豪宅涨得多一点过去几年,你记得我们是2003、2004sars那时候,非典的时候就跌了很多,然后从那边慢慢爬上来的。其实现在香港有少部分楼还没回到1997年的价钱,只是周边,尤其内地的那些大城市的楼价翻了很多倍了,所以你说真的是不是泡沫,我自己就有保留意见。当然也不用等它泡沫的时候才做事情,大家都觉得贵的时候政府就出手了。最终我们梁特首是搞房地产出身的,这些道理应该很明白,所以我相信他也是晚一点时间,希望把那个供需平衡,多找一些地做供应,因为地到楼有一段时间,然后它中间稍微人为地或者行政方面干预一下,希望就把时间凑好,然后等它的供应出来的时候平衡一点,楼市不会大涨大跌。现在从它出来之后,本来大部分人观望,看立法局通不通过,所以那段时间是二手没有成交量,一手就稍微价钱压了一点,买家可能都是少付的,因为要付税要怎样,当然便宜了一点。跌了40%怎样那些没有,就大部分跌了5%到15%左右。所以只是稍微微调,只是成交量,尤其二手的还是没恢复原来的,主要大家觉得钱没出路,然后下面的供应好象也不多,有货在手的,或者不太急着卖的话也不太想卖。所以看它的供应什么时候真的出来,就平衡,然后也看整体经济,就这一段时间因为欧美经济上来了,所以估计我们香港的楼市也不会大跌了,因为供应暂时没有看到很大量,然后经济也没有看到有什么大滑坡的危险。

  至于内地的房地产,从2000年涨到现在。

  主持人:您认为未来还会接着涨吗?

  张赛娥:看,现在就是这样,中国太大了,也太多不同的情况,所以涨到这个地步,就变成好象我们说你要选股,买股不买市了,选股就选哪一个地方,哪一个楼盘,哪一个城市,它有一点分开走了,三四线城市,人口增长慢,然后空地多,建得新楼多,那些就算不大跌也不会大涨;一线城市,因为它的刚性需求很强,很多外来人口,然后经济也走得很快,很发达,所以一线城市我觉得还会再涨,尤其好地区,当然边远地区就看,就看方不方便,房型怎样,交通便不便利,配套好不好,就看那些了,因为现在就到一个地步,不是盲目地看到什么就买,给你时间看清楚那个产品究竟值不值那个钱,值那个钱的话还是会涨,毕竟有刚性需求。暂时股票市场不好,投资没出路,钱没出路,大家还是觉得买房还是最划算,所以那个观念没改之前,你的好地点的,就算不是太好地点的,稍微在一线城市里面的,都还是会涨的。

  主持人:所以还是视情况而定的。

  张赛娥:对

  主持人:相对来说您觉得目前楼市处于相对理性的状况了?

  张赛娥:相对比较理性一点,不会看楼盘就抢吧,我就说起码会选一下究竟那个盘地点好不好,设计好不好,其他的配套够不够,方不方便,我听朋友,现在都不会一窝蜂的那样了。

  主持人:今年也被称为改革落实年很多的政府改革政策也被寄予厚望,全国两会之后无论楼市还是股市会有变化吗?

  张赛娥:我觉得股市已经跌到一个比较便宜的,好象现在PE都是8倍左右,所以应该来讲中央还是希望分散投资,所以如果有很多东西落实得好的,我想它也会在股票市场那边再鼓励、再推。然后楼市我想它还是慢慢希望按市场规矩来走,不要太多行政的干预,当然每个地方也不一样,因为真的中国太大了,个别情况不一样也要用不同的手段的,只是大的方向,我看现任的政府都比较相信市场的力量,以后还是往大市场、小政府那个方向走,当然不会一天就这样,只是方向是往那个方向走。

  然后你看很多工商登记或者是怎样的,政府需要审批的那些以后都放权,叫做“宽进严管”,就进来很容易,你随便进,你自己看好你自己的公司,自己的企业,只是你涉及到一些关于社会、关于公共资源、关于安全什么的,政府就要管,要管得很严,管得很好,也是要依法去管的,所以以后的趋势会这样。

  所以我想真的落实好的话,大家对整个经济,对整个以后的走势都有信心的话,这两个大的投资市场也一定不会差到哪里去,当然房地产市场已经走了一大段很高的路,所以要个别化地去看待。

  主持人:那么通过改革的落实,以及通过市场的调节,我们也希望未来无论是金融行业还是房地产行业都能够有健康良性的发展,感谢张委员在节目当中的分享,也感谢各位网友的收看,今天的节目就是这样,我们下期再见。


内地资本市场最重要的是需要建立投资人的信心。那怎样建立呢?主要就是监管当局要根据游戏规则,没有人有例外,真的监管好、跟踪好。通过很多正面的事情,投资者的信心可以慢慢地建立起来;倒过来也可以通过一些事件,投资者会失去信心。所以监管的机构,它怎样定游戏规则,怎样去执行那些游戏规则很重要。

互联网金融可以形成良性的竞争,将大家到一个新的领域。这种新的生态没有坏处,只是不能一点监管都没有,还要有风险意识。一点风险意识都没有就不行了。

香港是第一个离岸的人民币中心,现在有9000多亿人民币的存款。但是我觉得在人民币的金融产品创新,或是推行方面,香港还是慢了一些。现在很多地方都有了人民币的离岸中心,香港要好好把握机会,争取在竞争中取胜。

□ 出品人:林学飞       □ 总监制:韩红超

□ 策划监制:王有涛     □ 主持人:周楠

□ 责任编辑:汪云鹏    □ 记者:刘福志

□ 执行:盛战军 王亚男 刘冬花     

□ 技术:张玮 于伟伟 李阳

Ag真人环亚-ag手机app下载-环亚国际娱乐(官网推荐)